首頁 > 廉政廣角 > 言論觀點

當光盤成為一種風尚

時間:2020-08-24 08:47  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 字體大?。?a class="Big">放大 正常 縮小        瀏覽次數: 

“從我做起,盤中不剩飯”的“光盤行動”發起后,曾在社會上掀起一股反對糧食浪費、厲行節約的熱潮。珍惜盤中餐,最重要的是持之以恒。如果借助互聯網技術,讓人們可以像上班打卡一樣堅持每天光盤,長此以往,是否會形成一種風尚、一種習慣?

2017年,清華大學學生柳濟琛將這一創意變成現實。他和團隊用一年時間開發出一款“光盤打卡”微信小程序。用戶用餐完畢,通過程序對餐盤拍照識別,如果是光盤,用戶則獲得積分獎勵。兩年來,小程序收獲用戶近百萬。而隨著國家和社會對糧食浪費問題的重視,越來越多像柳濟琛一樣的年輕人和企業團體加入光盤行列。

一款用AI技術解決食物浪費的小程序

柳濟琛在大二的時候看到一則報道國外“剩食烹飪派對”的新聞,開始關注餐飲浪費。他發現,國內在反對餐飲浪費方面,“光盤行動”的認知度很高,但身邊真正能做到光盤的人是少數。因為這無法給參與者帶來實際收益,也不能讓參與者直接看到自身行為的公益成果,因而缺乏持續吸引力。

如何讓光盤行動得到更好的推廣?2017年,一家餐廳給了柳濟琛靈感:“就餐時,只要顧客做到光盤,服務員就會送一張專屬記錄卡,卡片積累到一定次數,就能換取小禮品。這種打卡獎勵讓珍惜糧食的人有了獲得感,從而有堅持下去的動力。”

為了讓這個創意在更大范圍內推行,柳濟琛想了很多種實現方式。大數據時代,他首先想到的是讓光盤和互聯網掛鉤。一開始,他試圖讓用戶將光盤圖片上傳到網絡后臺,然后由志愿者在后臺進行審核。但這種形式費時費力,操作也不便捷,不利于堅持。在試了多種技術選型后,他發現,使用AI實時智能識別技術可以取得最好的用戶體驗。

很快,柳濟琛想出一套方案:通過AI識別出是否光盤,如果光盤,則用戶獲得一定積分獎勵;積分可用來做公益捐贈,由熱衷公益的企業把錢送到需要的地方。此后,柳濟琛組建了自己的團隊,將這個方案申報了大學生創業項目。2018年,項目被一些企業家看中,得到第一筆投資,柳濟琛團隊便正式成立公司,將“光盤打卡”變成一份事業。

光盤打卡,看似功能簡單,但背后卻有著復雜的算法和大量的工作。小程序運行的關鍵在于光盤的精準識別,柳濟琛坦言:“最初研發出來的軟件跟‘傻瓜’一樣,要么什么都光盤,要么什么都不光盤。”

為了讓軟件能夠準確識別,在研發階段,這個不到10人的團體去往多個城市采集光盤樣本,為AI積累數據。餐具和非餐具要能判斷,不同形狀、不同顏色、不同類別的餐具也要能區分。即便是同一種餐具,盛了米飯的和盛了菜的也是不一樣的。柳濟琛說:“我們去餐廳或食堂,舉著手機拍人家的餐盤,一開始人家都覺得我們很奇怪。不理解是常態,被拒絕也是常態。有的餐廳覺得我們影響了他們正常工作,還有的擔心我們是來檢舉曝光的。”

但也不乏鼓勵和支持。柳濟琛回憶:“我們在山東一所大學食堂采樣時,收殘臺工作的阿姨最開始是拒絕的。但得知我們是做光盤行動后,她竟主動加班幫我們。她說,每天看到那些浪費現象,也沒有什么辦法,現在有人來改變,是好事。”

經過前期10萬個樣本數據的積累和小半年的技術修改,2018年10月“光盤打卡”正式上線。團隊項目負責人之一程振旺說,他們是在用新科技手段解決舊浪費問題:“因為家人從事餐飲相關工作,所以我對餐飲浪費中的問題相對了解。大部分餐飲品牌的管理者也想解決食物浪費問題,但缺少可持續的倡導節儉的方法。我們其實是利用技術手段創造了一個這樣的工具。”

多種方式激勵年輕人和企業加入光盤行動

“光盤打卡”上線一年多以來,已經收獲100萬用戶,月活躍用戶達到20萬。柳濟琛介紹,小程序最初的10萬用戶主要是40歲以上的人群,現在則有更多年輕人加入進來。

“我們這一代人大多沒有老一輩人的那種饑餓體驗,所以在愛惜糧食這件事上,我們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輕人加入。”柳濟琛表示,為了吸引更多的年輕群體,團隊對小程序進行了不斷的完善和升級。“一開始主要只有打卡這個基本功能,之后我們加入了一些榮譽性的東西,比如用戶可以把打卡獲得的積分捐出去,500積分相應的配捐一塊錢,還可以獲得榮譽勛章以及紅包獎勵等等。最近我們把小程序做得更加游戲化,大家參與的時候會覺得更有趣味性。”

更讓團隊感到高興的是,有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重視餐飲浪費。很多大型的企業集團如中興、萬科加入“光盤打卡”公益行動,借助小程序讓不同的子公司開展光盤比賽,在企業內部倡導環保和節約理念。

“比賽的好處在于能夠產生一種社交氛圍,帶動更多人參與。”團隊項目負責人之一曾晨雨告訴記者,中興總部曾在內部食堂做過一個月的光盤打卡挑戰賽,效果很不錯,該月,僅一個餐廳食物剩余量就減少了12%左右。

近年來,“光盤打卡”平臺也開始嘗試和高校以及社會組織一起開展類似的比賽活動。

2019年4月,團隊與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部餐廳合作發起了“社科人光盤在行動”活動,取得餐廚垃圾減量30%的成效。

2019年5月和11月,團隊又舉辦了兩屆“百城千校光盤行動挑戰賽”,兩次賽事覆蓋高校近500所,參與者有上萬人。

2019年12月,“光盤打卡”正式成為共青團中央“美麗中國·青春行動”合作伙伴,并于今年4月,聯合共青團中央發起光盤打卡接力挑戰賽。

曾晨雨說,在進行活動推廣的過程中,她發現光盤其實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難推廣,對于節約糧食,很多高校和企業都很重視,只是可能缺少推行的方式。曾晨雨看到,高校的光盤行動挑戰賽不單單會受到學生群體的積極倡導,同時也會得到高校老師甚至校長的親自推廣。這些都讓他們有了堅持下去的信心和動力。

如今,團隊在探索建立光盤打卡內部交易閉環機制的生態圈。柳濟琛解釋說,餐飲行業是推動光盤行動最重要的一個載體,全國有600萬-700萬家餐飲門店,如果這些門店都能行動起來,餐飲浪費會得到很大的改善。但餐飲行業又是一個高度市場化的體系,通過這種行政命令或者倡導可能效果不是那么好。

“其實很多餐廳都已經有了光盤行動的宣傳標語海報,但是餐廳可能并不會有多少強烈的動力去宣傳執行。如果通過市場化的手段開展節約獎勵,讓餐廳能夠從中獲得回報,讓它的顧客活躍率能提升,那么它的接受度就會比較高。”柳濟琛說,目前,他和團隊成員的想法是,通過光盤打卡平臺,讓參與光盤行動的單位或組織從參與者變成組織者,并在平臺上提供可量化的管理工具,讓光盤行動能夠給企業帶來更多的附加價值。

光盤打卡的目的在于改變人們的生活理念

柳濟琛團隊的每個人都有光盤打卡的習慣。柳濟琛自己累計打卡400多次,團隊里打卡最多的將近1500次。每個人的打卡數都會換成積分,再通過平臺合作的公益組織為“兒童零饑餓”“敬老愛心餐”等公益項目進行捐贈。如今,整個平臺已累計捐款近40萬元。

“光盤打卡會不會變成另外一種形式主義?大家堅持一段時間,新鮮勁兒過了,會不會又回到以前?”在采訪中,記者提出這樣的疑問。

對此,曾晨雨的看法是,平臺的目的不是打卡本身,而是通過物質和精神的雙重激勵,來改變大家的行為,進而喚起大家的內在自律,改變大家的理念。最后,即便沒有光盤打卡,大家也能把光盤當作一種生活方式。

“其實,光盤打卡參與一段時間后,容易形成自然的習慣。很多人使用光盤打卡后,去餐館點菜都會注意,因為他有了愛惜糧食的意識,這就是光盤打卡作用的呈現。”柳濟琛表示,有些用戶并不會一直使用“光盤打卡”,但是哪怕只有一次的參與,使用者也親身踐行了光盤行動,對他日后的生活也會產生影響。

曾晨雨說:“做這個工作,改變可以說潤物細無聲,在方方面面。曾經我屬于‘必???rsquo;,不管吃多吃少,常常要剩一口。2018年我和濟琛認識后,才知道原來食物浪費的危害如此之大?,F在我基本上不會浪費糧食了,包括和朋友聚餐,也會有意識控制點餐量,確保大家能光盤。”

團隊曾對參加光盤打卡活動的大學生做過問卷調查,調查顯示,超過八成的參與者會在活動結束后堅持光盤到底。很多人還會把光盤打卡推薦給自己的家人和朋友。不少高校已常年與平臺合作。

“不要小看餐飲浪費這件事。正像習近平總書記說的,盡管我國糧食生產連年豐收,對糧食安全還是始終要有危機意識。而且根據相關數據測算,一餐不浪費可減少碳排放約0.15kg,這對環保也是巨大貢獻。”曾晨雨說,光盤打卡,不止“光盤打卡”,如今,團隊還在嘗試建立從餐桌到田間的合作式生態循環經濟鏈,并嘗試用餐廚垃圾的可循環再利用減少污染,進一步在源頭進行垃圾減量。同時,聯合合作的高校、餐廳、政府機關、企業進一步推進垃圾分類及在地生態循環等活動。(本報記者 王雅婧)

XXXXXX性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