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廉政廣角 > 案件鏡鑒

警示 | 煙草局長如何淪為煙票販子

時間:2020-08-21 08:19  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 字體大?。?a class="Big">放大 正常 縮小        瀏覽次數: 

“一張煙票,值不了幾個錢,就是我給老局長的過節禮物,請務必收下。”這是浙江省東陽市紀委監委創作的廉政微電影《一張煙票》中的情節。

  微電影取材于現實。小小的煙票曾一度成為當地請托辦事的“敲門磚”、黨風政風的“腐蝕劑”,嚴重侵蝕了地方營商環境、政治生態。

  一張薄薄的票據,標有香煙類型、數量、可以兌換的門店等信息。在東陽市紀委監委的涉案財物保管室里,有著各式各樣的涉案“煙票”。

  市紀委監委第五紀檢監察室副主任匡錦華介紹,這看似不起眼的“煙票”,不僅能兌換成條成箱的香煙,還可以直接折價成千上萬元的現金。

  2019年2月,東陽市紀委監委對市煙草專賣局原黨組書記、局長吳亞軍進行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。在調查中發現,吳亞軍違規開辦經營3家煙草零售門市部,不僅從事卷煙零售,還以私自印制、銷售、回購“煙票”等方式瘋狂斂財。至案發時,從這3家門市部賣出的總計1900多萬元“煙票”尚未兌現。

東陽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正在清點核對涉案“煙票”

  吳亞軍33歲就擔任東陽市煙草局長,曾干出不錯的業績。從2000年開始,在物質利益的驅動下,他產生了“既要當官又要發財”的錯誤觀念,走上“靠煙吃煙”的斂財之路。

  匡錦華告訴記者,吳亞軍以妻子龍某的名義成立了特而福公司,并設多個門市部,一手經營香煙,一手倒賣“煙票”牟利。由于其掌握全市香煙配額分配的權力,他的門市部香煙品種齊全,印制的“煙票”兌換方便,備受顧客青睞,產生的收益逐漸超過了香煙銷售利潤。截至案發,吳亞軍共獲利7200余萬元。

  “直接送煙太扎眼了,基本上都送不出去,煙票攜帶方便、隱蔽性強,更容易接受。”吳亞軍的營業員經常向顧客推介“煙票”。其他煙店在看到“煙票”中蘊藏的商機后,也跟風效仿。

  一段時間以來,“煙票”在企業商人和黨員干部間流轉套現,一些企業、群眾辦事,都用“煙票”打點關系,助長了不給好處不辦事、給了好處亂辦事的不良風氣,嚴重影響政治生態和社會風氣。

  另外,吳亞軍在處置老煙草大樓及新煙草大樓的過程中,接受利益輸送,貪污公款。他長期占用煙草公司房屋,甚至讓煙草公司職工為其卷煙零售店打工,并且先后挪用公款8400余萬元用于私人炒股、償還貸款以及為自己公司經營性貸款提供擔保等用途。

  2018年8月,因擔心問題暴露,吳亞軍將特而福公司部分賬本燒毀,又將名下的900萬元存款和家中的高檔白酒、木雕等貴重物品轉移到他人家中。

  接受組織審查后,吳亞軍自恃準備充分,要么閉口不答,要么以“想不起來”為由應付了事, 對自己的違紀違法行為竭力狡辯,并以絕食方式對抗。

  “他非常倔強,認為只要不開口組織就拿他沒有辦法。”調查人員回憶。吳亞軍違紀違法行為時間跨度長達19年,一些關鍵的證據已滅失、銷毀,調查難度非常大。

  為此,調查組兵分三路。“通過銀行協助恢復交易日志,從數千條日志中逐一查找比對吳亞軍本人、親屬等關聯銀行賬號,并在銀行倉庫逐一尋找、翻閱原始憑證,逐步查清其資金流向……”扎實的外圍取證,為審查談話提供有力支持。

  “組織對我進行了大量細致的調查,取得了詳細的第一手資料。就算耍盡伎倆,也終究逃不過辦案人員的火眼金睛。”在大量的事實和證據面前,吳亞軍終于認罪悔罪。他寫出近五千字的懺悔錄,深刻剖析其違紀違法的根源。

  “煙草系統資金密集、資源富集、資產聚集,我長期集黨組書記、局長、經理三個職務于一身,受到的誘惑自然很大……一要嚴格落實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,積極推動煙草專賣行政審批改革。”吳亞軍還針對當前煙草公司管理運作中的問題,撰寫了《關于整治“煙票”的建議》,希望以案為鑒,進一步規范煙草行業健康發展。

  吳亞軍案發后,東陽市成立由市紀委書記為組長,煙草、市場監管、公安等部門相關負責人為成員的工作領導小組,開展“煙票”專項整治行動。并舉一反三,對全市國有企業開展專項巡察。

  整治以來,東陽市開展聯合檢查30次,突擊檢查重點卷煙零售店400余家,現場查獲已開具未兌付“煙票”367張,查扣違規資金1900余萬元,關停取締卷煙零售店2家、停止供貨8家、批評教育40余家,立案查處17人。

  同時,東陽市監委發放監察建議書,建議市政府收回新煙草大樓產權進行重新處置,并協助召開多部門會商加強跟蹤督辦,妥善解決13年久拖未決的煙草公司辦公場所安置問題,并挽回損失4700余萬元。(代江兵 通訊員 方裕?。?/p>

 

XXXXXX性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