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廉潔文化 > 廉潔史話

踐行須為好官之訓

時間:2020-08-10 08:17  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 字體大?。?a class="Big">放大 正常 縮小        瀏覽次數: 

    清同治七年(1868年),在太常寺已做了十年小吏的張聯桂被選授廣西慶遠府理苗縣同知。其時,張聯桂總結自己在京十余年的官場生活,作詩《自嘲》一首,感慨道“薄宦十年何所有,半肩行李半詩囊”,這句詩成為了他一生清廉為官的真實寫照。

  離別之際,時任涿州知州的伯父張镕教侄“以居官處事之道”,曰:“汝此去必作州縣,須為好官,勿貽祖宗羞”,張聯桂叩首拜別伯父,亦以一生踐行了伯父“須為好官”之訓。

  張聯桂是清江蘇揚州人,后在光緒年間官至廣西巡撫。張聯桂為官期間,“興學校、勸農桑、造征冊、嚴催科、除虎患、和土客、戒械斗、移營汛、修橋平路、創建暫棲所規、復養濟院各事,次第舉行”,廣西多地百姓對他贊許有加。

  同治八年(1869年),張聯桂以五品同知之職調攝桂林府靈川縣知縣,在靈川任上不過一年,三十三歲的他就因為政干練名揚廣西官場。十多年前,廣西金田爆發起義,靈川縣亦屢有起兵者,故農耕頻受干擾,人民流離失所,縣鄉財政入不敷出。張聯桂到任后,發覺當地農業已恢復正常,糧食生產也達到了此前的水平,但前任知縣錢糧征收不足半數。

  尋根究底之下,他得知原是胥吏代收田稅時,上下其手,中飽私囊。更為麻煩的是,戰亂之中,戶口田地等名冊盡數損毀,錢糧征收數額只能聽任胥吏信口開河。張聯桂想重造名冊,卻受到重重阻礙。除了胥吏阻擾以外,一些縣民也被蠱惑前來大鬧公堂,張聯桂公開升堂,說明利害,指出重造名冊是為防胥吏作弊,對百姓有益,取得了絕大多數百姓的理解與支持。

  其實,張聯桂的愛民之情在其十六歲時便初現端倪。咸豐三年(1853年),張聯桂一家為避兵亂遷居揚州東鄉老家浦頭,多年后,當他回憶起自己少年歲月時,提到了這段經歷:“避居東鄉,漸知農民疾苦。每見差役擾民,心輒怒。”可見少年張聯桂心中早已萌生了對百姓的同情和對兇吏的厭惡。

  在靈川主政的一年,是張聯桂嶄露頭角的一年,對于靈川縣來說,亦是翻天覆地的一年。為治虎患,他捐銀捕虎;為解田旱,他勸修水利;為改善監獄環境,他將被羈押人群分類分押,減少因羈押人數過多而可能引起的疾病蔓延;為保障縣學教師工資、學生補貼,他用心整治學田。

  同治十二年(1873年),張聯桂自全州知府任上丁憂回鄉,途經靈川縣,“每下車小息,父老呼婦抱子,有送煙茶、饋瓜果而來,慰藉予者甚殷,余轉愧焉。”這才是“政聲人去后,民意閑談中”。

  張聯桂回鄉后的日子并不好過,根據其子張心泰所言:“時本多積逋。出宰廣西,清廉自矢,不名一錢。而兩次營喪葬,家計益窘,而年終索逋者盈門……如此四年,實受人生未有之苦。”張聯桂的清簡乃至貧寒可見一斑。

  “己巳(同治八年)春歸省,跪懔庭訓,以清廉自矢。”年輕的張聯桂在父親為官不易的告誡中承諾“以清廉自矢”,在伯父的教導中秉承“須為好官”之志,又曾寫詩教弟“治邑如治家,愛民如愛子”“努力振家聲,聊洗俗吏恥”。以張聯桂珠玉在前,張氏一族歷經七世不改家風,巍然如故,不墜家聲。(顧文耘)

XXXXXX性受